星之昭昭

葉吹,韓葉黨的。夢想是當正常人。

【韓葉】公主抱

ooc
呃……(又名:教練,我想學開車。)

=====
(時間:第十賽季,興欣奪冠後。)
不知道是誰提議的,在總決賽賽後大夥兒得知冠軍是興欣的時,所有到場看比賽的職業選手們決定找個館子包個廂什麼的,大家一起聚一聚。

在比賽的後段把手速飆到七百多的葉修原本想拒絕的,拜託,現在手有點抖,連冠軍獎杯都拿不穩了,一起吃飯什麼的也太麻煩了吧。不過看到韓文清黑著一張臉盯著自己時,想到韓文清也會去便也決定去了。

完全不顧其他選手的眼光,葉修就這麼把身體攤在韓文清身上,一會偷偷捏韓文清的黑臉,一會又笑著牽起韓文清的手。雖然動作看起來確實很慵懶啦,不過從嘴裡吐出的嘲諷卻也依舊犀利。
「張二樂,今年怎麼連亞軍都沒得啊,還是來興欣吧,跟著哥,包准可以冠軍拿到手軟。」
「文州啊,手速什麼的,還是趕緊練一練吧,哥光靠手速就可以甩你一條赤道了。」
喔,是黃少天啊,跳過。
……

大家正期待著唯一可以讓葉修停止嘲諷的韓文清,不過當大家看到韓文清一臉寵溺的看著葉修時,大家都忽然意識到,韓文清和葉修早就在一起了,叫葉修停,不可能吧。

葉修就這樣靠在韓文清身上懟著所有人,韓文清什麼也沒說,只是伸手摸著葉修軟軟的頭髮。

好不容易終於上菜了,眾職業選手們都鬆了一口氣,吃飯時總不可能還繼續開嘲諷吧。

呃……事實證明葉修確實可以,只是韓文清他不允許。韓文清一邊把剝好的蝦子丟進葉修的碗裡,一邊示意他安靜。嘖嘖,葉修還真的安靜的靠在韓文清身上吃飯沒放嘲諷。

吃完飯後,韓文清溫柔的看著安靜靠著他睡著的葉修,瞪了眼不斷講話的黃少天,看到葉修那麼累,一把公主抱起葉修,帶他回自己住的賓館。

葉修並沒有睡的很沉,被韓文就這一抱就被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瞇著眼睛看了一下,他發現韓文清在抱著他走回……呃……好像是韓文清他自己的那間賓館,不太對吧,不是應該要送我回……算了,反正論體力又贏不了韓文清。

韓文清發覺懷裡的人正毛毛躁躁的扭動著,低下頭看了眼,喔,葉修醒了啊,都已經這麼小心不去吵醒他了,果然還是不行嗎。

葉修知道韓文清在看自己,粗略觀察了一下發現現在韓文清正公主抱著自己,嘖嘖,雖然知道韓文清很喜歡這樣抱著自己,可是用這個姿勢真的不會覺得尷尬嗎?
「咳咳,放我下來。」
「不要。」韓文清雙眼直視前方,完全無視在懷中鬧彆扭的戀人。
「為什麼?這樣感覺很尷尬欸。」
「沒有什麼,只是喜歡你而已。」

葉修突然間很慶幸現在是晚上,路上黑漆漆的,雖然還是有幾盞昏黃的路燈和從旁邊還沒打烊的商店透出的光,不過韓文清這不正直視著前方嗎?偷偷摸了自己的臉,怎麼了,應該沒有發燒什麼的吧,這麼燙是怎麼回事?哥才不會害羞呢!

韓文清冷靜的看了眼懷中不太安分的人,藉著旁邊商店透出的亮白色燈光,好巧不巧的就看見了葉修泛紅的耳廓和用雙手貼著自己臉頰的可愛模樣。只可惜現在綠燈亮著要過馬路了,沒空騰出一隻手摸摸葉修軟軟的臉頰或是低頭給他深深的一吻。

正覺得有些不高興的韓文清剛過完馬路,突然,領子就被狠狠的往下拉了一把,還沒反應過來時,葉修柔軟的嘴唇就這麼貼上了自己的,葉修舔了舔韓文清原本緊閉的雙唇,正在發怔的韓文清不自覺的微微張開嘴巴,葉修發覺韓文清張口時,慢慢的把自己的舌頭伸入韓文清口中,輕輕的掃過他的牙齦讓韓文清不自覺的微微顫抖了一下,接著輕輕碰上了他的舌尖,韓文清被吻的忽然回神了,猛烈的回吻著,舌頭纏繞上葉修的,用力吮吸著,兩人的唾液彷彿融合了似的,也分不清是誰的。直到發覺葉修快喘不過氣時,韓文清才移開。

「你這是要帶我去你住的賓館?」看到韓文清點頭了於是繼續說,「晚上可別再折騰我了啊,哥打總決賽、拿冠軍是真累了。」但回答葉修的只是韓文清的冷笑。

靠,不帶這麼玩的吧!葉修很崩潰。不過葉神,其實你心裡很開心的對吧。

嘖嘖,韓文清還是沒把葉修放下嘛。葉修就一路盯著韓文清有著剛硬線條的黑臉,突然他發現,其實被公主抱著也不是那麼尷尬的,至少被韓文清這樣抱著就不會,而且韓文清他超會撩人的!

评论(8)
热度(58)

© 星之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