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昭昭

葉吹,韓葉黨的。夢想是當正常人。

【韓葉】薄荷_花吐症(中)

ooc   tbc

薄荷茶,好喝~

 @原以为是清秋后来发现是清修 你點的。

(上)(下)

=====
葉修漫無目的的在q市大街上閒逛,正巧看見興欣的人,發覺原來今天是興欣和霸圖的比賽,決定和興欣一起等比賽完回h市。

一群人見到葉修只是比較驚訝而已,倒是蘇沐橙湊過來,悄聲問道:「你和韓隊怎麼了?」葉修被問的措手不及,原本在喝水就被嗆到了,咳了好久才回答:「沒什麼。」蘇沐橙一臉不信的看著他,不過也沒在繼續追問下去。

回到興欣網吧的葉修,現在的工作除了每天指點一下後輩,最主要還是幫公會搶boss、刷副本。只是……這些天為什麼總是看到葉修在搶霸氣雄圖的boss,有時還會聯合其他公會坑霸氣雄圖。遠在q市的蔣游也很無奈,表示我們霸圖哪裡招惹到這個大神了,為此他也鼓起勇氣找過韓文清談了這件事,只不過韓文清讓蔣游去和張新杰討論。蔣游後悔當初為什麼不直接找張新杰。

喔,問為什麼韓文清不處理這件事,因為他現在發瘋似的瘋狂訓練,貌似是為了遺忘某人。

這個世界真是夠奇怪的,明明互相喜歡的兩人,卻……因為誤會而不能明白彼此的心聲。

但是,再怎麼努力,有些東西終究是忘不了的。韓文清苦澀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苦笑,打開自己的置物櫃,熟悉的拿出一罐茶葉小心的泡了一壺茶,淡淡的薄荷味擴散著,又是薄荷茶。忘不掉那人要求自己也要每天陪他喝薄荷茶,忘不掉那人只喜歡喝溫溫的茶,而且還只能是自己泡的,忘不掉……。這些習慣,現在還是如此嗎?

韓文清一邊想著葉修一邊喝著溫溫的茶,突然一陣猛烈的咳嗽,大概是被這一杯的思念給嗆著了,看見大家的目光都掃向這裡,正想叫大家趕緊繼續訓練:「沒事,快去訓……咳咳咳……」,話都還沒說完,又是一陣咳嗽,一股鐵鏽的血味湧入韓文清的鼻腔,又咳了幾下,一朵四片花瓣的淡紫色小花帶著點血跡從口中飄出,落在鍵盤上。

韓文清用左手輕輕捧起那朵帶著血跡的小花,四片花瓣成十字架整齊的排列著,花瓣的顏色也很完美的從外圍略深的紫色漸層到中心偏白的淡紫色。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大概就是花瓣上沾著的血跡吧。

韓文清仔細端詳著,突然發現這花怎麼有一股說不出的眼熟,正巧瞥見了還放在桌上的那袋茶葉,牛皮紙袋上用英文草寫寫著「peppermint(薄荷)」這個英文單字韓文清不認識,不過他知道這大概就和薄荷這植物有關,雖然下面還有一小串英文草寫,但因為不重要就不理會了,因為韓文清已經看到紙袋上畫滿了這種類似於自己手中的花的植物。

所以,這是朵……薄荷花?!!

韓文清不以為意的隨手把花扔在一邊就不再理會了,繼續訓練了,雖然訓練時是有那麼一點分心就是了。

韓文清想,會不會是自己身體有什麼毛病。不過念頭一轉,喝薄荷茶吐薄荷花什麼的很正常的……吧。

嗯?是不是哪裡錯了?

隔天,韓文清還是咳個不停,張新杰看他這樣一直咳嗽也不是辦法,連訓練也不太專心。於是就站在韓文清身後等他完成這輪訓練,隨便瞄了幾眼就看見韓文清桌上那一堆帶著血跡的淡紫色薄荷花,心中頓時明白了什麼。

等韓文清完成訓練後轉過身,望著張新杰問道:「怎麼了?」說完後是一陣咳嗽,韓文清捂著嘴接住從口中飄出的花,若無其事的扔到桌上,看著張新杰。

張新杰盯著他冷靜的說:「你這是得了嘔吐中樞花被性疾病。」「?」韓文清挑起一邊的眉毛。一旁剛訓練完正要去喝水的張佳樂正巧聽見了,湊過去,說:「就是花吐症啦!你沒看新聞嗎,就是那個聽說全世界都在流行的花吐症。」說著看了眼韓文清桌上的那疊花接著又繼續說,「哎呀,韓隊你這是暗戀誰來著?話說如果你沒在一個星期內和那人心意相通並且接吻的話就會死掉。」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這個所謂的花吐症又被稱作是二十一世紀的黑死病吧,一個星期內,時間那麼短、任務難度那麼高。

一旁的宋奇英也說不管如何一定要幫韓文清,只是韓文清一臉絕望的看著他們:「這個大概是辦不到了。」頓了頓,「還有,趕緊訓練去。」

等大家都回到座位上開始訓練時,韓文清恍神的想著葉修。要死了,那傢伙到底為什麼提分手,沒感覺了嗎,可我還愛著你。喜歡你身上淡淡的煙味,喜歡你打榮耀棋逢敵手時發亮的眼神,喜歡你計謀得逞時上揚的嘴角,喜歡……,喜歡你的一切,連你的嘲諷也喜歡。

第三天,訓練,訓練分心想葉修,想葉修,發覺一天又過完了。

第四天,突然不想訓練請病假,張新杰居然批准了,披馬甲在榮耀裡閒逛,專心想葉修。

第五天,發覺生命所剩不多,決定認真訓練一下,努力回憶所有有關葉修的記憶。

第六天,訓練,討論明天比賽對興欣的戰術,分心想葉修,專心想葉修。

评论(2)
热度(32)

© 星之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