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昭昭

葉吹,韓葉黨的。夢想是當正常人。

【韓葉】大腿很好躺

ooc

=====
(時間:兩人退役同居。)

韓文清發現最近葉修特別喜歡躺在他的大腿上,雖然以前一起坐在沙發上時,葉修就很喜歡把整個身體攤在他的身上,整個身體貼在他的上,頭靠在他的肩窩,有時候甚至會故意對著他的耳朵吹氣,總之就是各種調戲。

可是現在葉修一整個就是超級誇張,平時習慣一起坐在沙發上一邊看榮耀聯賽轉播一邊分析,就算葉修不專心看比賽一心調戲韓文清,好歹兩人都還維持著坐姿的狀態。

但是現在,葉修是直接躺在沙發上,因為韓文清也坐著,所以葉修就順理成章的把頭枕在韓文清的大腿上,然後一邊盯著電視轉播的比賽,一邊正經八百的和韓文清討論著,韓文清也很自然的用手指順著葉修的頭髮。看起來很正常的。

嗯?當然也只有「看起來」正常。

比賽結束後,葉修轉過頭盯著韓文清的臉很認真的總結道:「今年的冠軍一定會是興欣的。」韓文清低頭俯視他:「是霸圖的。」「當然是興欣的,而且老韓你又不在霸圖了。」「你也沒在興欣。」……,然後他們就為了今年誰會是冠軍吵了起來。

葉修一邊和韓文清鬥嘴一邊很不安分的動了動頭,用臉蹭了蹭韓文清的大腿,接著用他節骨分明的手戳了戳韓文清的腹肌,又把雙手從韓文清的上衣下擺摸進去,葉修的體質本來就比較冷而韓文清的體質也比較熱,溫暖甚至微燙的腹部被兩隻冰涼的手掌貼著,讓韓文清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一下。

突然,韓文清意識到葉修這是在幹嘛了,他一把拉開葉修的手,「在幹嘛?坐好。」邊說邊把葉修推成正常的坐姿,拉了拉被葉修用的有些皺的下擺,考慮到昨晚那樣葉修的腰大概也要受不了了,只是佯裝生氣的轉身背對他。殊不知這個背影讓他泛紅的耳廓更加明顯的被葉修看見,短頭髮的壞處就是遮不住啊。

「為什麼我要幹”嘛”?」葉修裝無辜,「而且老韓你的大腿很好躺呢……」雖然不是軟軟的那種,而是肌肉線條明顯的硬梆梆的感覺,但是也不錯啦,大概是因為是韓文清吧。

韓文清一聽,起身,站在葉修面前,雙手抓著他的肩膀,狠狠的把葉修拉近自己的臉,自己的鼻尖和葉修的幾乎要碰在一起了,兇狠的直視著葉修說道:「你的腰還受得了嗎?」說罷,放開手,盯著葉修。

葉修見狀,想起昨晚的大致狀況,臉頰微微泛紅,趕緊扶著腰裝的好像真的痛的不得了,痛到不會沒事作死的那種,一臉痛心疾首的看著韓文清:「老韓同志你學壞了,以前你不耍流氓的。」

韓文清一邊走去書房一邊淡定的說:「早說過我不太會玩流氓,我是拳法家。」「拳法和流氓同一個系的,四捨五入就一樣。」葉修不甘示弱的回應著。「喔,聽起來你的腰好像不太痛啊。」「不不不。」葉修試圖掙扎,不過,好像已經太遲了,韓文清都已經掉頭回去了。

呵,不作死就不會死。

评论
热度(59)

© 星之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