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昭昭

葉吹,韓葉黨的。夢想是當正常人。

【韓葉】一個關於韓文清告白的故事

ooc
(啊? @海弇 這就是說好的虐梗甜寫啊~寫不太出來啊。
感覺自己越來越奇怪了。

梗:數學課的時候老師說,我喜歡你太直接了,委婉一點就是你喜歡我嗎。

=====
第十賽季,興欣得到冠軍之後的不久,韓文清正巧看見了興欣他們的記者會的轉播,那是葉修決定要退役的記者會。葉修他這次的退役是真的要退役了,不像之前被嘉世逼的那次一樣。開荒一代就只剩下韓文清一人。

韓文清對此只做出「沒出息。」三個字的評論。表面上淡定,內心則覺得十分的可惜。那人是他的宿敵,是他心中很重要的人,是……,而那人退役了 。

韓文清這種人,人長的兇歸兇,個性也是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但誰說這種人就沒有秘密。你以為我會告訴你他的秘密嗎,太天真了,說了就不叫秘密(不是。)

這天晚上韓文清洗完澡後不知怎麼的,不小心誤打開了那個他平時不會動的抽屜,那個抽屜裡裝的都是他最不想要讓人看到的東西,人是指包含他自己的所有人。既然包含自己,意思是裡面放的東西是自己早已遺忘細節的,本質上就是秘密的東西。

因為從來都只往裡面塞東西而從未、從不想仔細看看到底有什麼,那些應該是叫做回憶的東西基本上算是早就想被遺忘或是正在努力被遺忘。秉持著一往無前的一貫作風,韓文清還是決定看一下裡面有什麼,於是便盤腿坐在地上打開抽屜。

不出意外,那個抽屜裡整齊的擺滿了從一葉之秋到君莫笑的海報、手辦……總之就是有關葉修的各種周邊和照片等等的東西。韓文清仔細一樣一樣的拿起來看了看,一個存滿大漠孤煙對上一葉之秋的硬碟、從第一賽季到第八賽季的一葉之秋手辦、花花綠綠的君莫笑手辦、還有一本相簿。呃……就是各種有關葉修的任何東西。

韓文清小心的捧起那本相簿,手指輕輕的觸摸著墨黑色的封面上的燙金字母,亮金色的英文草寫讓韓文清略微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緩緩翻開。不出所料,從第一頁開始就是一張張的葉修的獨照、一葉之秋的操作者和大漠孤煙的操作者第一次見面時的合照、嘉世團體照把葉修放大的照片、興欣戰隊奪冠時他臉上的笑容……。韓文清很冷靜的把相簿的每一頁都看了一遍,包括中間夾的幾張報紙。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韓文清就開始收集著有關葉修的所有東西,也不知從何時開始喜歡上葉修了。

不知道不知道,不過也已經不重要了。葉修他,退役了。

而退役對電競選手這個圈子而言就相當於幾乎再也不會聯絡,除了少數的例外,大多數的職業選手退役之後從事的工作都和榮耀沒有關係,既然和榮耀沒有關係那麼也就沒有再聯絡了。

心情格外煩悶,於是爽快的拒絕了國家隊的邀請,並表示要把精力都放在霸圖,其實原因根本就是想趕快再得一個冠軍,然後退役,忘了榮耀這個遊戲也忘了葉修這人。

所以他很不幸的錯過了葉修當領隊的國家隊,而從張新杰那裡得知葉修是領隊這件事的韓文清沒有後悔,畢竟這是自己決定的。

不過,像他這種這麼痴漢的行為別人可能沒有察覺,但他以嚴謹著稱的副隊張新杰卻是發現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幫隊長助攻的副隊才是好副隊,張新杰想了想決定當個好副隊。

於是他要求韓文清跟他們一起去B市集訓說不定會有什麼事需要他幫忙,韓文清想了想答應了,因為可以再見到葉修。

身為國家隊領隊的葉修自然要負責接機的工作,於是當霸圖隊員要來時,葉修來接機就發現從Q市來的人除了張新杰張佳樂還多了一個黑著臉身材貌似特別好的疑似黑道分子的人,走近一看發現那人竟是韓文清,嘲諷的說:「喲,老韓啊,怎麼突然來這裡了,霸圖沒事了嗎,還是後悔當初拒絕來國家隊,你應該不是國家隊隊員吧。」說著假裝一臉苦惱的翻著手中一疊資料,雖然語氣還是氣死人的嘲諷,但是上揚的嘴角卻不是平常嘲諷的微笑,是一抹真正開心的微笑。

等周圍的人全都散開後,葉修似乎還在忙著處理一些什麼的,韓文清想起張新杰跟他說告白時要盡量委婉一點,於是說:「葉修,你喜歡我嗎?」「嗯?」葉修明顯愣了一下,大約回想了偷看的沐橙和新杰的聊天紀錄,蘇妹子似乎有告訴他自己喜歡韓文清啊,「不,我、不、喜、歡。」葉修一邊欣賞著韓文清震驚加絕望加超黑的黑臉一邊在心裡竊笑,蘇沐橙說的委婉告白被你說成這樣。「抱歉。」韓文清轉身準備要離開。「等等,哥說不喜歡的是你告白的方式,直接點吧。」

韓文清聽到,一把把葉修按在旁邊的牆上,粗暴的吻著葉修,讓舌頭侵略他的口腔,柔軟的舌頭輕滑過葉修的齒間,口中柔軟的物體纏上他的,重重的吮著他的舌頭,掠奪著他口中的一切,兩人的唾液交纏在一起分不清是誰的,韓文清喃喃的說著:「葉修,我喜歡你。」

(後續)
等葉修得到世界冠軍回國後,兩人就一起住在韓文清在Q市買的房子,某天兩人聊一聊天不知怎的就聊到了那天韓文清的告白,葉修突然問:「你知道為什麼我要你告白直接點嗎?」「因為那樣比較像我的風格?」,葉修笑的像一隻得逞的狐狸,「因為我和沐橙打賭,」看了眼微微震動的手機,螢幕上顯示著蘇沐橙新發的私訊「她賭你告白會比較委婉,輸的要在三個月搶一百個Boss,不信你看世界頻道。」

難怪最近總是看到興欣公會負責拉仇恨的都是橙色長髮的槍炮師。

评论(2)
热度(36)

© 星之昭昭 | Powered by LOFTER